根盆网 园林景观 规划“出发点好” 城市就会好吗

规划“出发点好” 城市就会好吗

面对城市发展,佛山应如何做出一份尽善尽美的城市规划?在引领城市规划进程之中,政府角色如何科学定位?规划“出发点好”,城市就会好吗?城市发展,应更加尊重客观规律还是可以引入更多“主观选择”?

在本次南方有为论坛现场,刘太格、陈淮等专家或各抒己见,或互相呼应,众多思想火花在现场的激烈碰撞中不断闪现。

焦点一面对城市规划,政府角色如何科学定位?

政府超前做好规划,是否就能最终如愿换来城市的更好发展?面对城市规划,政府角色应该如何科学定位?在论坛现场,这一度成为热议话题。

“一个城市如果是生活的舞台,政府的责任是将这个舞台设计得尽善尽美。”在论坛发言中,被誉为“新加坡规划之父”的刘太格提出了自己的重要论点:在城市发展中,应该由政策引导规划、规划引导城市设计。他用上述“设计舞台”的比喻来解释政府的责任,“政府要提供最好的机械和配方,让企业和人演出生活的戏剧。舞台做好了,尽量让市民来发挥他们的才华。”

在政府的规划工作中,艺术性要求被刘太格重点提出。他强调,在做总规划时要尊重科学和客观的条件,不过“纯粹尊重科学也不行,也要有艺术的表现”。在艺术性的设计视野中,城市发展无疑具有很大的可设计性。刘太格认为,作为规划师,除了要做好准确的政策,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尽量将城市做成“完美的城市生活机器。”

不过,在随后的发言中,对区域经济发展有独到见解的陈淮则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城市发展的确需要强调人们或理性、或事前、或主观的做法,但是更多还是要注重客观规律,而不是人们主观的价值选择。

陈淮举出了多个例子来证明城市发展中“主观选择”虽好,但实际却比较失败的例子。他说,过去人们发展城市曾“以大为荣”,但如今特大城市已经成为城市化过程中的鸡肋。“不是站在非常好的高度,就一定是对的。”陈淮总结说。

焦点二“强中心”方向如何把握?

佛山“强中心”战略已定,应如何把握“强中心”的建设方向和方法?

对于佛山中心城区“不够强”的现状,刘太格举出纽约与新加坡的经验:依托城市“强中心”,可以有效加强生活配套,便于合理进行交通布局,节约市民的工作出行时间等。

对于城市中心区强化,陈淮则有不同的观点:城市发展需要聚集效应,但他同时举例说,旧金山只是一个60万人口的城市,也谈不上拥有中心区,却仍然是一个经济发达的城市群。

在他看来,佛山既要创造现代化的城市文化,也没有必要非要跟广州一争高下。他尤其强调,佛山的“强中心”不应该仅仅定位为“建设一个标志性建筑”。

事实上,佛山未来的“强中心”形态,也许与一些大城市的传统中心区有所不同。华南理工大学教授王世福论述说:“由于我们现在是用整理、再发展、再挖掘的方式来做强中心战略,所以不太能够想象佛山的中心会像其他城市那样,在形态上、特别是交通形态上出现环状放射。”

焦点三如何让广佛合作大于竞争?

在论坛中,主持人抛出了一个问题:佛山与广州的近距离可能会带来压力,例如佛山的消费者流向广州;如何平衡这种关系,让合作大于竞争,也将是佛山城市升级中的一个待解问题。

“广佛之间其实并不是此涨彼消、有你无我的关系。”陈淮回应说,“同城一体化”可以调整产业格局、优化城市资源配置,对城市发展是一个重要概念。

而在佛山城市升级后,广佛同城的结构也可能改变。“广州是典型的强心弱边,佛山是典型的强边弱心。”华南理工大学教授王世福认为,在这样的结构里,佛山“强心”必然会重组广佛同城的结构。

中山大学教授袁奇峰则提出了“广佛主城”的概念,认为佛山新的城市中心可以接入“广佛主城”之中。他提出,随着南海和禅城进一步一体化,已形成了佛山中心城区的概念,和广州的中心城区对应,已经形成了“一个广佛主城,两个行政区”的结构。

他分析说,广州本来就是多中心城市,“现在是上下九、北京路、天河体育中心,再往下可能就是千灯湖、佛山的中心区,祖庙等。”

如此一来,“今后说广州,可能不是简单的指广州,要说佛山也不仅仅是指佛山,而是广佛主城。”袁奇峰预言,经过十年发展“广佛主城”的概念将可能形成。

“佛山还要考虑与广州的关系”,刘太格提出了佛山的个性化问题。“我本人对佛山当地建筑风格非常欣赏,希望能够尽量保留”。他表示,所谓“岭南风格”内涵丰富,佛山与广东其他地区风格不同,非常珍贵。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根盆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enpen.com/admin/78519.html

作者: 根盆网

盆景、根艺、根雕、木雕、奇石

韩国龙谷商业区

活态文化保护不可忽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