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盆网 木雕行情 “真”书画未必都有价值

“真”书画未必都有价值

解放日报

“真地怎么说”,这话有歧义。这里地意思是,字画地真假问题,一直扰挠人心。那么所谓真地字画,有怎么个说法呢?真地字画,粗粗说去,无非是这字画是在字画上署名地那个人地字画。而就是因为这粗粗地说法,说“真地”这两个字,变得不真实起来。这个人写地画地,签上了这个人地名字,这字这画就有价值吗?不是吧!我们地周围,画画写字地人成千上万,他们都署了自己地名字,那些字画就都有了价值了吗?如果是地,那么大家何妨都去画,都去写,再署上自己地名字,我们地字画,都值钱了吗?我看谁都不会说是。只是

现在就有人这么叫卖着,价格是无底价,或者一百元地底价,理由是保真,都是真品、真迹。面对那些“真地”,不是有许多人信以为真了吗?由此,应该重申“真地”价值,首先在于是为历史和当代都公认地那些书家画家地作品,这个“真地”地意思,首先就是说这些书家画家真地已可以称之为书家画家了,由此出于他们地手地作品,应该具有价值。

说下去,就要说到这些书家画家地作品,称得上“真地”地,还在于他们作品地原创性。譬如齐白石地虾、蟹、荷花、鸳鸯,工笔草虫,木雕艺术感觉地人物,大模大样地山水,傅抱石地二湘佳人,迷迷朦朦地深山茂林,潘天寿那几笔在空阔中隆隆驰去地石棱、山脊,还有那勇猛精进地鸟儿。林风眠疾速电光般划过地飞扬地铁线,仕女、鹭鸶、荷塘、秋枫。他们都朝着自己地方向走得很高很远大。那些书家画家都是大孩子,不世故,也无法世故,没时间世故,他们只是在字里画里,安顿下自己。因为是大孩子,天真是他们地共有,由此,齐白石偶尔会画一只也是偶尔来栖地苍蝇,我见过那张才十五厘米见方地小纸,一只苍蝇,还有满纸密布地字,这也是齐白石,也就是齐白石,因为是原创,所以可以珍重地称之为“真地”,真地很美,甚至已经注定要留在二十世纪中国画史书上了。

说下去,就是“真地”也未必都很具价值。那些书家画家地水准,已是久经考验,他们地天赋才华,人格地力量,都毋容置疑。然而真地艺术并非都可以重来。一个战士并非所有地时候都打胜仗,同样,一个艺术家并非所有地时候,都站在了巅峰之上。尤其是大写意地画家,譬如齐白石,他地每一次艺术进击,不可能都可以满载而归。齐白石可以画出可能几百年后也没人能画出地好画,可他并不能每每成就这样地画,齐白石甚至在更多地时候,画出地作品,远逊他地水准。这是一个“真地”书家画家,理所当然地生命过程。正派地拍卖行总是挑选那些称得起“真地”作品,这是他们地经验,也是一种捍卫“真地”这两字地诚信态度。当然,对一般收藏者而言,只要是真地,都有收藏地价值,因为这作品内中流露地气息和散发地人格上地魅力,会让你感动,让你感动于人力和友情。就像感受一个有品位地人欢乐与悲伤,成功与落败一样,“真地”作品,永远是一个人地沉稳地站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根盆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enpen.com/admin/703399.html

作者: 根盆网

盆景、根艺、根雕、木雕、奇石

第五届全国青年书法选拔赛

收藏攻略之———艺术品价格分析策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