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盆网 家庭养花 冲出瓣形学-寒兰“形意美学”的思辩

冲出瓣形学-寒兰“形意美学”的思辩

在艺术领域内,包括兰文化在内的一切高度发展的艺术门类中,革新创造与继承传统是不可分的。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后人离不开前人的滋养,但后人站在前人的臂膀上方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兰文化与传统文化艺术发展是一致的,在传统古典美学发展过程中,以儒家思想为主脉的美学规范,大体上以和谐、均衡、合法度、韵律平和、节奏适中为主,兰文化在这种美学理论的附生下而产生的瓣形学正是一种体现儒家美学思想的“严谨”的标准瓣形美学,这种瓣形学给兰花以端庄、和美的规范,并以“正人心、成教化”一竿“尚法”大旗,捍卫伦理道德。

“严谨”的瓣形学可以统治一个时期的兰文化,但不可能控制整个时代的潮流,就兰文化本身发展而言,美学规范要变革,要充实新鲜血液。正如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发展一般,在儒家思想统治整个封建社会时期,道家、佛家等诸家思想一样沁,人人心,所以创造了中华民族灿烂的多元文化。

道家思想提倡“清静无为”,在道家的美学看来,至高无上的“道”是美的根源,无论是“天地有大,美而不言”还是“原天地之美,达万物之理”都是以自然为美的。也就是忘却一切利害与善恶,达到物我交融、物我两忘的境界。由东晋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到李白“我本楚狂人,风歌笑孔丘”、“乘兴踏月,西人酒家,不觉人物两忘,身在世外。”再到陆游“听取蛙声一片”,以及清代“八怪”的出现,这些文人雅士皆受道教思想影响很深,在艺术创作上讲求师法自然、把自我的情感融入自然。这是一个开始迈出儒家羁束,追求浪漫、仙逸、真率的艺术群体。而兰文化在这种思想的影响和渗透下,提出了“平肩为上品,飞肩为贵品”的追求抒情色彩,以造化自然为美的规范。是以风神骨气而不是以“花瓣”的瓣形为标准追求兰花源于自然之美的“意境美”。由历代画家笔下的兰草中可见一斑。清代的“扬州八怪”在艺术上风格各异,他们反对泥古不化,追求个性解放,具有独创精神。其中以郑板桥最为突出,他自称“五十余年专画兰竹”人称板桥“写字如画兰,画兰如写字”。郑板桥笔下的兰花,叶姿飘洒自然,花瓣形如竹叶,或俯、或仰、或含蓄、或张扬,百态不一,同兰叶一道自由、飘逸,体现了兰花特有的高雅、洒脱的文人气质,倍受人们的钟爱。

然而,受传统春兰“瓣形学”和价值观的影响,人们在狂热地追求“梅、荷、水仙”的瓣“形”之美时,也狂热地追求着兰花高昂的商品价值。正因如此,飘逸、高妙、朴实的狭长瓣形的寒兰一值没有受到人们的重视。近代,由于受日本兰界的影响,寒兰的美学价值逐渐被人们所重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寒兰,在选育优秀的寒兰园艺品种。

聆听优美的音乐要有听得懂音乐的耳朵,欣赏寒兰必须独具慧眼。而要练就一双可以鉴赏寒兰的火眼金睛谈何容易,这需要有扎实的兰文化基础和艺术修养。在选育寒兰园艺品种时,我们发现寒兰特有的狭长瓣形与春兰“瓣形学”的要求大相径庭。相去甚远。若是继续依照春兰“瓣形学”来选育寒兰,那么我们将会得到“寒兰一无是处”的结论。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寒兰株形典雅、轩昂,花形飘逸、洒脱,已深受人们的喜爱。只是我们在演绎“传统’与“现代”的美学时,陷入了古“道”的失落与新“道”的迷茫之中。寒兰作为兰文化创新实践和更新观念的代言物,不可能一夜之间出现奇迹,这是一个充满着探索精神的历史进程,我们有责任去探索,从春兰“瓣形美学”和寒兰“形意美学”的各自生存的依据上寻绎其盲点所在。然,由于这种反思的基础还很薄弱,笔者就当前带有普遍性的问题进行辩述。

现代来源于传统,同时又区别并对立于传统,传统构成了现代的基础,同时又在构成现代之后被弃置。寒兰作为国兰大家庭中的一个成员,在体现传统兰文化(兰花是具有“君子”之称的人格花)时,更显花叶的文人气质:高雅、飘逸、洒脱,是兰花中的“文人花”。而在园艺品种的选育时,却冲出了“瓣形学”的羁束,将以崭新的美学理念与传统文化艺术有机地结合,以质朴无华。天然木雕的自然之美展现其特有的疏放、浪漫、仙逸的“意境美”。

从现代选育的寒兰园艺品种来看,叶艺类寒兰十分受人重视,目前已涌现出大量的寒兰叶艺品种。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叶艺兰品种的选育及美学规范不受春兰“瓣形学”的约束。而在寒兰花艺品种的选育上却出现了一个误区:许多人在选育寒兰的花艺品种时,仍旧依照春兰“瓣形学”去选育寒兰的瓣形花,希望能在寒兰中选育出如春兰一般的“梅、荷、水仙”,这一想法固然是美好的,但却脱离实际,有违马克思辨证唯物主义“物质决定意识”这一哲学原理。于是乎,有人在选育出寒兰硬择时,便堂而皇之的名之为“梅”,瓣形稍阔者(咋看也是竹叶瓣)便取名为“荷”,诸如这些选育出的“瓣形花?”虽仍不失为优秀的寒兰花艺品种,但却难以寻觅“梅”、“荷”之踪影,依着葫芦却画不出瓢。勉强地以春兰“瓣形学”来选育寒兰花艺品种,看来是不足取的,它将扭曲寒兰特有的气质。因此,选育寒兰应根据其花的特性,冲出春兰“瓣形学”的羁束,闯出一条自己的路。

从日本选育的寒兰花艺品种来看,一般也只是在色花上选育品种,日本兰界将寒兰按花色分为绿、紫、红、白、桃红、黄和群色等七个系。台湾兰界也十分重视寒兰,但在花艺品种的选育上也只是以色花为主。而在我国传统的寒兰品种选育上,可说是凤毛鳞角,少得可怜。在介绍寒兰时,常见到“寒兰分青花、紫花、青紫花”之类的寥寥数语。近年,武夷山兰协杨际信编著的《中国武夷山兰花》一书中选育的寒兰品种中有色花、奇花、蝶花、素心花等,可说是洋洋大观,令人耳目一新。然而,那种体现寒兰高妙、飘逸、洒脱的文人气质的极品花仍不多见。

综上所述,寒兰品种的选育在继承传统兰文化时,我们应从“姿、色、香、韵”四个方面进行。兰花的姿包括花的萼片、捧瓣、唇瓣、花茎等花瓣的形状。色指花之色彩,香指花之香味香型,韵乃花之神韵。我们先来看一下寒兰的花形。

1.萼片。寒兰萼片为细狭长形而端尖,瓣形多扭、转、反卷者。应取瓣形平整,端正厚实而紧边者为上品,主瓣应端正直立,如剑指云天;双肩应平展而不扭卷者为上品,其中以一字平肩为最佳。飞肩则为贵品,落则为劣品。而花萼呈环抱形或反卷形等花形,则应根据整株花形的开品之意态来定其优劣。

2.捧瓣亦多狭长而翻卷者。应以瓣质柔软洁净而镶白边者为佳。依传统的要求,在寒兰中亦可见到如蚕蛾捧、观音捧、猫耳捧、剪刀择等瓣形的择瓣。

3.唇瓣。寒兰的舌瓣形态万千,舌彩奇异,是寒兰花艺品种选育的重要依据之一。其舌形有大卷百、大铺舌、如意百、大圆舌、长拖百、龙吞百、钩舌、雀舌等。舌彩有青舌、白舌、黄舌、红百等。百彩与苔色极为丰富,而舌答则以满布晶亮透明体者为上品,百苔粗糙而色暗者为劣品。苔斑的色彩有点状、线状、块状等,而苔色鲜艳者为上品,苔色暗而不艳者为劣品。

4.鼻,即蕊柱。鼻小而平整者,其捧瓣才能紧收,与春兰的要求相同,而蕊柱过大,捧瓣势必撑开,呈张扬之势,古称“开天窗”为劣品,而在寒兰看来,并非如此,其捧瓣狭长,捧瓣展开后呈展翅之姿,显示高逸、飘美之势,应为佳品。

5.梗,即花茎。寒兰传统上分青梗与赤便两种,茎细圆而高拔者,应风而动,与叶一同随风摇曳,更显高选之态,此品最佳;而梗粗硬直者(又称木模)虽挺拔直立,却失飘逸风姿,其品略次,而以梗粗短不出架者最次。

色花,是寒兰花艺品种选育的一个热点。在我们已知的寒兰色花系列中,青花带来了大自然中最宁静的色彩,是生命、自由、和平和安静之色,给人以希望,是寒兰中最常见又最美丽的色彩;红花,充满热情、活力,给人以温暖,使人兴奋,催人向上,是寒兰中最喜人的色彩;紫花之色神秘而高贵,给人以敬慕之情;而青紫寒兰在色相环上处冷极和暖极之间,寓热情于平静之中,色彩感情复杂而微妙;白花洁净、雅素,将我们带入了“空灵”的境界,与青花一样最受文人喜爱。

兰香,乃是国兰精魂之所在,自古就有“香祖”“王者之香”“天下第一香”等美称的国兰,其香味达到了至高无上的境界。而寒兰亦因其香味清纯而悠远,为人们所深爱。品寒兰之香味,应以味清雅而洁净者佳、以飘逸而及远者佳、以香浓而持久者佳;而味淡、味异及无味者为劣。

而奇花从美学上看,则因奇有别于平庸、板正,奇妙之处令人耳目一新,亦深受人们喜爱。从传统观念来看,奇花以多瓣为佳,其寓意了“兴旺发达”等吉祥之意,且多瓣奇花多浓香者,故深受人们喜爱;而“缺”“少”之意不为人喜爱,故缺瓣、少瓣的奇花不为人所重视。然而,寒兰的奇花亦应以花的开品为依据,以形神俱佳者为上品,多瓣奇花虽大奇大美,多多益善,而少瓣之花未必不美,开品奇妙者,同样惹人喜爱。在笔者所见的一组寒兰少瓣奇花“玉兰”其叶细而环垂、叶色呈淡黄绿色,花之蕊柱退化,捧瓣呈V形兜状,紧抱雀舌不放,花萼呈环抱而微张之势,朵朵朝天而开,花形甚似玉兰花,冰清玉洁,清香远选,给人以向上和高贵之美,开花三十余天而不改其姿态,实为难得的寒兰少瓣奇花。

而蝶花因其花瓣蝶化,其色彩斑斓、艳美如蝶,故深受人们喜爱,寒兰蝶花亦为兰中佼佼者;素心之花历来就深受人们喜爱,常被人们用来引喻素心之人,寒兰素心按舌彩又分青舌素心、白舌素心、红舌素心、黄舌素心等,素心寒兰其香味异常清冽飘远,是传统素心花中最显“君子”之气的最高洁的“文人”花。

色花、蝶花、奇花、素心花这四大类花艺品种为寒兰花艺品种的选育奠定了基础。她们为我们带来了视觉感官上原始的自然之美,我们在为寒兰花色之艳丽,花形之奇异,花香之清雅感受着造物主恩赐给我们的自然之美时,我们对花产生了移情和联想,这时花的点、线、色、形、香都表现着内容的意义、情感和价值,这时的美不是机械的表象的形式美,而是具有丰富内容的有深刻寓意的具体形象,是形式和内容的统一,是内在美和外在美的统一,是心灵影射于花,是生命情调与花的自然之美交融互渗,成就了芬飞鱼跃,冷戏活现,渊然而深的“灵境”,美学上称之为“意境美”。

也就是说,寒兰园艺品种的选育,不仅要注重外在的自然美,而且更应注重花的神韵之美,这就为艺兰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俄美学规范“风韵为上”的原则,寒兰花艺的品赏应是一个从“形一神”的审美过程,通过眼睛,我们可以看到寒兰花艺的“形式美”,而通过用“心”,我们可以感受寒兰花艺的“艺术美”,这一点与道家的美学思想似有相通之处,道家美学认为“有物即有神,有形即有神,世间万物皆有神”。在传统兰花美学中“平肩为上品,飞肩为贵品”之说正是道家的美学思想赋予了兰花通神之力。在这一美学规范下来着寒兰,其花的开品极为重要,其细狭长的瓣形,开品如落肩其姿柔弱,如杨柳依人。给人以愁思,呈萎弱之态,故品调不高,不通神韵。虽有色花、奇花、蝶花或素心花,也仅列为一般园艺佳品;如平肩之花,以“一字千肩”为最佳,再配之以紧边、紧捧,舌不卷,五瓣平整者,给人以平和、端正之美感,隐喻了兰花不与草木为伍、不与群芳争艳、不怕霜雪欺凌的刚毅气质,当列为“正品”(正意之品),若再配以色花。奇花、蝶花、素心等,当列“妙品”(奇妙之品)。而以“飞肩”而论,其势飞扬,使人情思纵逸,实为“妙品”,若再配以猫耳捧,恰如双燕齐飞,更显高逸之美,可入“神品”随神之品)之列。我们来欣赏一下‘海燕”这组飞肩寒兰,其花茎横向选出,花之双肩飞扬,萼片平整而紧边,显鹰翅之劲健,花姿态各异,如一群海燕飞翔,搏击长空,其意境如著名文学家高尔基的散文诗“海燕”中描述的一般“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形象地表现了兰花不趋炎热、不畏严寒的高洁品质和清华其外、淡泊其中的滞洒人生,故取名为“海燕”。而丰富的飞肩色花,既显梅标清骨,又有茶呈雅韵或如杏娇流雨,恰似菊做严霜……寒兰飞肩之蝶花即如彩蝶飞舞又似墨花起舞、惊沙坐飞,幽香再溢,恰与“久坐不知香在室,推窗时有蝶飞来”,两景相映成趣,美境无穷;而寒兰素心之花,开品飞肩,恰似凌波仙子,冰肌玉骨,冷艳寒江……此时的花是人之品格,人之精神,人之情感,人之愿望,是花与人、物与心的嵌合,是花的自然之美与人的艺术心灵的“两境相人”互摄互映的“人花合一”的华严境界。

寒兰花之开品奇象万千,或有环抱形,给人以团和瑞秀之美;或齐向天开,给人以向上高昂之美,或花瓣反卷,如敦煌飞仙,临风飘举等等,万千之象不胜枚举。寒兰花“形”的多样化,造就了其奇异的气质。寒兰这种好似“太虚片云、寒塘雁迹”的超旷空灵的“意境”之美与春兰“瓣形”的“严谨、规范”之美,同样深远如海,味之无穷。

国兰是中国最具代表的显示人本主义精神的传统“文人”花卉,而寒兰又是国兰中最显“君子”之气的“文人”花,是“文人”花中的“文人”花。故而,在品赏寒兰时,应注重传统文人逸士的“重姿态,讲风韵;重意味,讲求精神内涵”的美学规范。总之,寒兰之美是源于自然而高于自然的,品赏寒兰应以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只有投入到寒兰世界里,才能真正领略到寒兰之美的真谛。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寒兰也如春兰一般倍受人们的喜爱。

(记者佚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根盆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enpen.com/admin/203216.html

作者: 根盆网

盆景、根艺、根雕、木雕、奇石

北方地区怎么养好南方花卉?

兰花的生长规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