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园手法

中国古典园林中最有艺术价值、最具有哲理内涵的,应当是江南私家园林。甚至有好多皇家园林和寺庙园林,也多借鉴江南私家园林手法。例如北京颐和园中的谐趣园,就是借鉴于无锡的寄畅园。其他细部手法之借鉴,可谓不胜枚举了。

园林是一种艺术对象,其艺术性就在于组成园林的各个部分,如园林中的建筑、山石、池水、林木、铺地、墙坦、路、桥等等,按一定的艺术法组成种种美的景观。要使这些部分以及由它们所组成的景观产生美感,就须用园林艺术的种种手法;否则会不伦不类,甚至难以入目。

时下,正在大力提倡环境建设,园林设计与建造也就渐渐多起来了,不但有现代的景观形象,也有我国传统园林形象。然而,由于对中国传统艺术多为一知半解,因此无论园林的各部分之形象以及景观,便难以获得美感。鉴于此,笔者认为,有必要说园林艺术的手法问题。

园林作为一种艺术对象,其手法有多种多样,但归纳起来,也无非是:总体布局、叠山理水、林木花、各类建筑、铺地路桥,以及各种组景手法。本组文章工12篇,也就按照这些手法分类,分别缀文加以详述。

园林总体形象可谓园之命脉。要塑造好园林,首先须确立这个园的主题,是以池水为主还是以山石为主;以林木为主还是以花为主。或者还有园林文化的主题。如苏州的网师园,其实是在意象“网师”(即渔翁)之情趣。“渔、櫵、耕、读”,“琴、棋、书、画”之类,常为文人园之主题。也或者像苏州的留园,意象的是庐山之景;扬州之个园,则无疑以竹为主题了。

有了主题,还须有实现此主题的具体手法。手法有多种多样,但最重要的,先须分景区。园分几个景区、如何分法,是构造园之首要。景区确定,才能对每个景区进行细分细琢磨。如何分区?手法很多,如上海豫园,以云墙来分景区。;苏州怡园,用复廊来分景区。

叠山理水是园林艺术中十分关键的部分。有些人不懂得如何得假山,一知半解,不分黄石、湖石、不分虚实、层次,不讲究轮廊造型,胡乱堆在一起,难成体统。现在的建筑和环境设计,多出图纸按图施工,但假山的设计和施工,不能这么做。假山的设计当然要懂得美之所在,石头是不规则的,难绘图纸,必须在现场指点堆山方成。有多匠人手艺高强,你给他说出做假山的基本要求、形式和气质之大概,他就能理解,而且叠得如意称心。可惜真正能叠好假山的匠人,如今比较少了。如何把这些可贵的艺术经验代代相传,是个令人忧虑的问题。

理水要懂得水的艺术。人堆的山称假山,但园林中水池不说“假水”。可是园林之水,其实也是由人工构造而成的,池水的形状、水岸的构筑,都是认为的。认为之水,要做的自然,是湖若溪,必须有一定的艺术手法。

苏州园林的水池形状,多为不规则行的;绍兴家宅中的水池形状,多为方直形的。为什么?这是文化的原因了。中国园林中的水池,水面种是平静无波澜的,这又是为什?其道理也在文化。

园林之水,既然意象的是自然之水,所谓江河湖泊之属,因此水应当是活的,要做得有源有流。苏州网师园内的大水池,其东南西、北两处,水潜入水湾岸缝,有不尽之意,谓之来龙去脉。

园林面积不大,多为数亩之地。私家园林,最多亦不过数十亩(苏州拙政园占地78亩),若要做出大河大湖之感,就须有手法。理水手法有句话:“水聚汪洋之感:水散,不尽之意。”

意思是说,若要有大江大河之汪洋感,水面要集中;反之,则宜分散布置,成小溪小池,以耐人寻味。

西方园林,往往把树木排列起来,很整齐,而且每颗树修剪得很整齐。把树剪成方形的、球形的人工味很多。我国园林之中的林木,则以自然为原则,所谓取其自然,顺其自然。在中国古代园林中,几乎没有一颗树的形状被剪成球形或方形的。顺其自然,松像松、樟像樟、女贞像女贞。这就是审美情趣,我们欣赏它的生生不息,欣欣向容之活气。

林木与园景,总是一体化来布置,什么地方要丛木,什么地方须植单株,何种树要群植,何种树要宜独植,都有讲究。如苏州拙政园中的海棠春坞,园内有大树,榆枸连柯,十分罕见,今以亭亭如盖;而园香堂对面的小岛上则林木浓郁,有丛林之感。

园林中的建筑,其实也和树木一样,自然得体,不同于住宅,都是严谨的中轴线四合院。苏州怡园中的建筑,顺着水池自由自在地布置。苏州畅园中的廊,曲曲折折,看似无规则,但却是应“自然”二字,而且这种曲折变化,均与观景有关,妙在其中。

园林艺术,贵在组景。组景种类甚多,如借景、对景、障景、框景等等。景之优,自有组景手法来审美。至于如何组景,则有待这一组文章中的“组景手法”一篇去详述了。

明代造园家计成,在《园冶》中说到:“梧荫匝地,槐荫当庭;插柳沿堤,栽梅绕屋;结茅竹里,浚一派之长源;障锦山屏,列千寻之耸翠,虽由人作,宛自天开。”其意为梧桐遍地,林木葱郁;庭中植大槐,使夏日之庭院产生阴影;沿堤植柳,绕屋种梅。宅舍旁有竹林,前有流水,对岸则有青翠的山屏。这些由人所作的园景,如同理想的自然景观。这就是构园的最根本的准则。

人作之园,贵在自然,从根本上说,这就是人的本性之需求,所以园之主旨便在“自在”二字。我国的民宅,往往是中轴线四合院分进布局,大宅子不但中轴线上有四、五进,而且还不只是一条中轴线,有的大宅分三、四条中轴线,这种住宅形式,出于家族、伦理的需要。但对人米说,则显得拘束而无生气了。所以我国古代有好多住宅,在其宅旁造花园,有的前宅后园(如苏州的留园、扬州的何园),有的东宅西园(如苏州的网师园)。园中之建筑布局,则自由自在。“随曲合方,是在主者,能妙于得体合宜,未可拘率。”(《园冶》)不必拘泥于整齐、方直。如苏州拙政园,其中建筑如散落于园中,无中轴线的严肃无情之虞。建筑又与自然混成一体,如扬州的个园,那座“壶天自春”楼房与假山竟合为一个整体,借山而登楼,又倚楼而下山。建筑、人、自然,和谐导体,我们能在此寻找到真正的“自我”。临水建筑也同样,经造园者的巧妙构思,令人仿佛置身于自然水际,惬意之至。

园林令人舒心,这也正是造园的目的之所在。但园林能有这种情趣,还要有具体手法才能实现。在众多的造园手法中,园林的布局(手法)是第一重要的。园林布局,犹如总体设计,所以先须理清园林内的基本形态和大小,园林的出入口在何处,园林四周的情况又如何。

园内基本形态,是指地基的形状,平整或者有起伏,有无水面,地形是方正还是不规则的、长条形的等等。苏州拙政园地势低洼,所以造园时用了许多水面。苏州的怡园,其地形是东西长,南北狭;中间宽,两头窄,因此造园布局,便将主体置于中间,以大水池为中心,池南主体建筑藕香榭,池水山石,形成对景。从分区来说(园址大,须分区布局),一分为三,从入口至复廊为前园,以小空间为主,巧妙地利用建筑的隔挡、通透,小院围合,自成一格;从复廊至面壁亭为中部,这里视野开阔,气宇轩昂,为怡园之中心空间;从面壁亭一直向西至湛露堂,又为小空间,这里以画舫斋为中心,并用围墙相隔,将湛露堂隔出园外,从小门入,里面形成更小的空间,宜于静养(原为家祠)。

苏州的网师园是典型的东宅西园布局。园中又分东、西两部分,东大西小,东部以大水池为中心来布局:东有射鸭廊,北有竹外此文章共有2页12(记者佚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根盆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enpen.com/admin/15769.html

作者: 根盆网

盆景、根艺、根雕、木雕、奇石

植物巧搭配庭院好风光

万寿菊直插上盆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