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盆网 家庭养花 被花园改变的生活(上)

被花园改变的生活(上)

我们需要一个家吗?我们的家,需要一个花园吗?我们想要一个什么样的花园?我们能有一个什么样的花园?从案头的一株水草,阳台上的几盆吊兰,到花园中一个永远无法下定决心最后完成的亭子,就好像中国人的园林艺术讲究以小见大,中国人对花园的情感也是浓缩的。花园不一定要大,园艺不一定要精,植物也没有高低贵贱之分,重要的有一个“让心灵散步”的地方,更重要的是,我们在自己的花园里劳作。花园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态度。花园使邻里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花园让我们重新定义家庭环境和社区环境的关系。花园可以改变我们的生活?就让花园改变我们的生活吧。

对于大多数家庭来说,阳台是狭小的生活空间向自然中的无奈延伸,文先生看中了自己小小的阳台外面的公用阳台,所以才挑选了二楼,巧的是,与文先生共享这个公用阳台的左邻和右舍都是园艺的爱好者,他们年龄相仿,兴趣相同,把一个小天地打磨得颇令人羡慕。他们共同拥有的这片小小的空中花园分中有合,合中有分,与整个小区地面的花园几乎融为一体。离我们最近的阳台花园士大夫式的园林生活文先生和他的左邻右舍都是年轻的城市白领,并不具备购买别墅的经济实力,但从小过着那种“大院生活”的文先生认为居家要有室外的空间才够完整,有一个花园,至少可以“让心灵散步”,这也是他坚持选择这套整栋楼最高价位的单元的原因。三个阳台花园各有特色,其中以文先生的最为精致,成为邻里的样本。文先生的阳台花园分两部分,一部分在客厅外,物业公司帮他打通了自家阳台和公用阳台间的栏杆,使他有机会把自己卧室外的30平方米的阳台布置得相当精美。文先生的小阳台朝西,分成四个区域,靠近客厅的是几棵错落有致的竹子,数量不多,却有三个品种,分别是黄斑竹、紫竹和日本佛堂竹。旁边是一棵罗汉松,因为罗汉松不落叶,不长虫,所以最适合普通家庭;在罗汉松下布置了黄蜡石、太湖石和英石,别看花园不大,却搜罗了中国园林用石的几个主要品种。朝外的一个角落种着几株桂花,据说前一段时间花香袭人,影响了地面台湾草的生长,一些野草趁机侵入,还杂生着几株小黄花,让整个园子有了几分野趣。另外的一个角落里放着一个古雅的景德镇大花瓶,一张椅子。花园的地面是由文先生自己设计,请园艺公司施工的,先是垫石头把底层铺空,让水可以流出去,接下来铺一层土,铺绿化石,在石缝中种植台湾草。另外一部分花园在厨房外,文先生把这里设计成一段花廊,使人们一进花园,视线就被植物吸引,忽略了楼距太近带来的逼仄感觉。左邻右舍:审美观的冲突与融合文先生的“左邻”称自己从小生活在农村,小时候家里院子很大,房前屋后有不少植物,所以他喜欢有花园的生活。他的花园方方正正,花坛里的植物品种多,有两面针、薄荷、金银花,为了不让一棵山杜鹃伤口的水分蒸发,他还细心地套了个塑料袋,据说是初中的时候看过一本书讲过要这样做。花坛里还有一棵含羞草,是他特意从老家的野地里挖来的。“右舍”则称选择带阳台花园的房子是为了母亲,母亲一直喜欢栽花种草,所以和另外两户不同,“右舍”家的花盆都要小些,很多植物在这里是从“种子阶段”开始的。一到下雨,母亲还要帮她的花撑伞。“右舍”是个单身汉,朋友多,所以花坛是自己和朋友用红砖砌的,因此比起邻居家的,要粗糙很多,但也有些情趣。文先生与他的“左邻右舍”尽管职业不同,但家居风格都比较相似,没有令人拘谨的整洁,只有随意的舒适。我们在他们三户人家中穿行,从厨房到花园,从花园到另一家的客厅,从客厅到花园,又从花园到另一家的客厅,没有什么阻隔,大家装修的格调差不多,生活中也都有一些基本相同的细节,比如大批DVD碟,漂亮的咖啡杯,布艺沙发等等。家庭梦想把花园变成生活理想的试验田文先生学的是企业管理专业,在企业工作,太太则是一位医生。夫妻俩忽然对园艺感兴趣,文先生的理由是,该玩的都玩了,该尝的都尝了,对平静的家庭生活有一种向往之情,和以前节目多多的生活不同,现在自己一下班都会回到家,摆弄花草。这个精致的花园是自己知识积累的结果,但似乎又是浑然天成的,这种养花弄草的生活不是一劳永逸的,其实也很辛苦,但和“自己心灵的某种念头相契合”,所以也就乐此不疲。文先生说自己的爱好是心理学,但他似乎对植物学、园林设计甚至风水学都颇有研究。他说自己在设计花园的过程中理解了为什么苏州园林中的精品往往要“穷尽毕生精力,甚至是几代人的精力”,他的小园林足足设计了三个月才开始施工,单是地砖就挑了两三个星期。建设费用花园的费用在1万元上下,75平方米左右。因为爱花、爱石头、爱生活,享受细节,才能用这么低廉的价钱完成这么完美的设计,倒不是人人都可以学得来的。首先花草都是自己去芳村花卉市场买。虽然比批发价要贵一点,但比在市区内买还是要便宜很多。购买每种植物时,文先生都会了解它的特性,还要和花圃的工人聊上半天,了解植物需要什么样的养护,需要摆在花园的什么位置,只有这样才能保证“种什么活什么”。那棵紫檀是最贵的植物,800元一株,树干挺拔,隐隐有些紫红色,小叶子细细碎碎,颜色墨绿,因为喜欢,稍贵点也无妨。大花瓶看得出瓷质细腻,图案精美,我们判断是最昂贵的一样东西,但据说是免费得来的,花瓶是景德镇到广州展销的,原价几千元,但后来瓶口破了,文先生把它要过来,锯掉瓶口的一层,摆在阳台上,几乎看不出任何问题。几块石头都是在市场上淘来的。文先生说,植物是有价的,石头则是无价的,形状、色彩、意境全凭个人判断,比如那块黑色的英石,价格很便宜,是按2元一斤称来的,摆在花园里效果也不错。花坛是用红砖砌的,红砖的价格是2角钱一块,不过看上去似乎与普通的红砖有点不同,文先生介绍说,每批红砖烧制出来颜色都稍有不同,自己选了好久才选了这样一批颜色最合适的。与2元钱一块的工艺砖比起来,普通的红砖要粗糙,不过更有味道,而且性价比高。为了花园买别墅花墙:邻里关系的新符号不同的别墅区,有花园不相连的,也有相连的,很多相连的花园就是用诗情画意的竹栅栏相隔,无论是铁栏杆还是竹栅栏,甚至就是一排植物,都意味着邻里关系的巨大变化。以前形容两家人离得近,往往喜欢用“一墙之隔”,而王先生和邻居家已经没有了这样的一道墙。两家人房子独立,但花园相连,按照物业公司的要求,两户之间的地界用两根水泥柱子标出,邻居先搬进来,在两根柱子之间种了一行灌木,不高,1·2米左右,算是在两个花园之间划出一条界线,像堵小矮墙,但几乎没有遮挡住视线。本来王先生可以不用再做花墙了,这也节省了一笔费用,但投桃报李,王先生在这一侧种了一排花,花是红色的,映着绿墙,非常漂亮。虽然还没有开始别墅中的生活,但这堵花墙似乎已经透露出新型的邻里关系的模式,住得远,但也有密切接触的区域。王先生在市区的那套福利房,是被同事们俗称为“手拉手”式的,是指两家的阳台几乎可以“手拉手”,一家炒辣椒,另外一家就会打喷嚏。现在两栋别墅之间的距离大概有30米,绝对不能“手拉手”,顶多互相眺望。但花园之间却是零距离。王先生意识到,现在邻里关系变得很重要,以前和邻居顶多在电梯中相遇,现在只要大家都在花园里乘凉或者劳作,就会见面,接触的机会要多得多。当然,一位和善的邻居,应该也是和花园配套的美好生活的一部分。

(记者佚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根盆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enpen.com/admin/103611.html

作者: 根盆网

盆景、根艺、根雕、木雕、奇石

Green—Blue的世界

生动的象形插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