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盆网 家庭养花 蕙兰品种鉴别

蕙兰品种鉴别

近年来我们与兰友常常会讨论这样一个问题:兰花的品种那么繁多,如有人编一本兰花检索图典,将所有的兰花彩照、典故、特征等资料全部收齐,按春、蕙、建、寒、墨等各类兰花,区分各种瓣形分门别类整理清楚,使兰友们看起一目了然,岂不是一件大好事么。可是当搜集各路兰家的兰花书籍仔细看来,深感到如要准确无误地办好这件事,简直像攀登珠穆郎玛峰那样难。最难的除了资料收集齐全实在不易外,主要还难在准确性。先不说新品种层出不穷,有不少新的形态难于定论。就是老品种中也有一些称谓存在着争议,如有的资深兰家就曾指出:现在至少有三个蕙兰品种与解佩梅实际上是同一品种而不同名称。认真去对比一下确实很相像,但究其原因却很难确定,有可能是下山时是同一丛草,以后被不同兰主所购养,因而取了不同的品种名称;也有可能在某一年代由于兰草易地易主而易名;又或许真的是形态极其相似的不同品种?……也有兰友提出:老种翠萼(图一)与后起的绿蜂巧(图二),无论花形、捧形、萼形以及神韵皆大同小异,究竟是同种异名,还是异种同形?据记载绿蜂巧由日本传入,而实际上日本的蕙兰基本上都是我国出嫁的女儿,我们不由得在心里打了个问号:会不会是嫁出的翠萼换个名字又回娘家了呢?另则绿蜂巧是水仙瓣已有定论,那么翠萼自然也应属于水仙瓣了,但查了许多兰书都未能见到对翠萼的瓣形结论,可能是因为翠萼的捧、舌皆符合梅瓣标准,而外三瓣(萼片)却不具梅瓣韵味,前辈们也不愿轻易下结论吧!

此外,兰界前辈对同一品种的瓣形认识也有不统一之处。例如“元字”,有的兰书介绍是梅瓣,有的兰书介绍却是水仙瓣。特别是有二本权威兰著,其一书称元字为:“赤蕙大荷形水仙精品”。另一书称元字:“花品端正,为赤惠梅瓣精品”。同一品种为什么会有两种不同的鉴别结论呢?我们认为这除了鉴别观点有所左右外,同一品种花形的差异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我们近年收集了多幅元字的照片,皆各有不同特色。在此暂列举二幅:

如图三的元字,外形圆整端庄,外三瓣(萼片)圆头内抱,确实梅瓣风范见多。而图四的元字,外三瓣就略显收根放角,萼形稍窄,多了几分秀气,却具荷形水仙的风韵。

仔细观察各地蕙兰展会上一些元字的开品,发现形虽大同,却存小异。我们认为这很可能是无字年代远久,流传广泛,由于时间和环境的变迁而导致开品略有变化之故。因为兰花是变异性极强的植物,正因为如此,才会产生千姿百态的兰花世界;也正因为如此,同一品种的轻微变异就并不奇怪了。类似的情况在春兰中也屡见不鲜,如宋梅、万字、十圆等不是也有许多不同开品吗!由此可见,兰家编书时因为一般都凭照片鉴别分类,由于供照的局限性,自然就容易产生不同的结论了。也有些兰友认为,元字其实就是南阳梅,看起来有些开品确实很像,特别是执圭舌的形态,简直是如出一辙,究竟是否属于同一品种,笔者也不敢妄下结论,就留待兰友们去考证吧。

兰蕙的历史资料中,同种而花有异,异种而花相似的现象比比皆是。这使编书者面临着极大的难题,也使部分蕙兰的品种鉴别概念含混不清。还有些兰友爱以蕙兰的叶形去鉴别品种,这就更需要相当丰富的经验。实践告诉我们:叶形仅可作为参考依据,千万不可凭看叶去选购蕙兰(春兰看叶察花的可信度要稍高一些)。近年来找们收集了不少蕙兰的下山新种,养植后叶形都起了根本性的变化。如绿云牡丹,刚下山时叶宽而直立,可是养了两年却变成叶窄而弓垂了。又如一个命名为“金碧辉煌”的叶艺品种,刚下山时对宽而弯垂,养了两年后所发的新苗全都窄而斜立,而且叶端也从圆钝变成尖锐了,如此巨大的变化真使我们目瞪口呆,不是亲手栽培养护是万万不会相信的。我们惊叹:无怪乎兰界合股养兰蕙会有纠纷发生,它的叶形变化实在是太大了!建议大家遇到此类问题时,最好还是坚持一个原则:不见真花不“烧香”。

那末,前面谈到过的元字究竟应属何种瓣形呢?我们征求了不少兰友的看法。有的认为:元字舌形略长,花形近似大一品,应归于水仙瓣。

也有的认为:元字捧较厚、兜较深,花形以圆正居多,还是归于梅瓣为好。我们认为兰友们两种意见都有道理,但鉴于此品种常有梅瓣花形,还是应定为梅瓣较为合理,因为春兰中名列四大天王的宋梅,不是也常见水仙花形么。

然而,无论元字归于梅瓣还是水仙瓣,都无损于这一蕙兰名种的观赏风采与价值。兰花的观赏重在整体美感,兰蕙的梅瓣与水仙瓣本来就是指局部形态较相似于梅花与水仙花,是一种像形称谓,所以很容易产生模糊概念,有许多界于二种形态之间的花形是比较难于定论的,对于这类问题往往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也没有必要过多争议,我们在此只不过作些探讨性的闲谈而已,敬请有识之士多多指教!

(记者佚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根盆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enpen.com/admin/102655.html

作者: 根盆网

盆景、根艺、根雕、木雕、奇石

对话错觉

卧室不能摆放需氧量大植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