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盆网 根雕艺术 根与石同缘,根石与天地同缘,根石与人类同缘

根与石同缘,根石与天地同缘,根石与人类同缘

■江苏邓正明根与石同缘,根石与天地同缘,根石与人类同缘。

根石均为自然之物。采天地之灵气,历沧桑之变迁,造就了它们多姿的形态,古朴的色泽,清晰的纹理,奇异的孔洞……而这些对于根石来说,本是丑态的东西,在与它们有缘的人眼中,却能化作美妙与神奇。无论是丑石还是陋根,通过眼的发现,心的感应,都能成为给人美的享受与启迪的艺术品。因此,根艺与供石相继而生。

就人类通过“发现”、“点化”、“情化”而使丑陋的根石化作“天人同创”、“浑然天成”的观赏艺术品来说,根石有着悠久的历史。从两千多年前的原始根艺到“园无石不秀、斋无石不雅”的对石的认识,到形成独特的供石、根艺文化,这种雅俗共赏的奇特根石文化现象,经历代文人雅士乃至平民百姓的继承、衍化,逐渐在中国发场光大,成为中国古典文化的精华之一。

根艺与供石都源于中国,而且历经上千年的延续与发展,已经形成了各自的艺术特点与欣赏标准:“化腐朽为神奇”是根艺的特点;“浑然天成”、“瘦、皱、漏、透”是品评供石的标准。然而,它们都是自然的雕塑:它们或具象、或意象、或抽象的形态,通过“移情作用”而使人精神愉悦,灵魂升华,从而进入“物我交融”、“天人合一”的境界。随着社会的发展,生活水平的提高,媒体传播的速度加快,根艺与供石走到了一起,而且越来越“零距离”,哪里有根艺,哪里就有供石。居家卧室、客厅、书房,要是能放上一件根艺或供石精品,就会如一首好诗,百读而不厌。

笔者与根为友近20年,通过《花木盆景》等媒体的“牵线搭桥”,又使我与石结缘,也许我与根石本有缘,也许是根石与我本有情,我竟在无意之中发现了根与石的一种结合:先是根抱石——《金龟玉玺》(《花木盆景>2001.3B),继而我又创作了《根石缘》-顽石嵌入奇根,奇根紧抱顽石。我感叹大自然的造物之妙,于是猜想根石原本是有灵性的。从此以后,我常在赏石时思根,在观根时念石。终于有一天,我在创作根艺“玲珑剔透”时,眼前忽然闪现了“剔透玲珑”的太湖石,既然根石都具“皱、瘦、漏、透”之形,都具“缩龙成寸”之景,都具“天高月小,水落石出”之美,都可以配座成为古朴典雅的观赏艺术品,又为何不可使根石联姻,诞生新的产品呢?一日,当我面对一个形似大、空、奇、漏太湖石的盆景枯桩时,不觉为之一震。我分明看见,光秃的石顶上,伸出曲折向上,虽死尤荣的一枝!我为其倔强的生命力而赞叹。在稍经加工并配座后,一件饱涵着人生哲理的供石根艺品便脱颖而出,以此为创作理念,又使一批作品相继问世。如此大气磅礴的供石根艺,与任何观赏石精品相比,也不会逊色。再看供石根艺《春风化雪》,它尤如上海豫园内的“玉玲珑”,透润透漏,百窍相通。在白色的背景上,孔洞如片片残雪,在春风中化作甘霖,滋润万物生长,而另一件供石根艺《神灯&m iddot;圣火》更是充满了禅悟与哲思:灯与火是光明与希望的象征;灯与火是生命的标志。“奇石因放置方式而得到改变。拿走底座,奇石还原为自然物体。把它放到座子上,它又从石头变成了艺术品。”美国藏石家理查德的这句话,道出了无论是供石还是供石根艺品,给其配置一个既能衬托土题,又能支撑主体的底座,是十分重要的。而给供石根艺配置的底座,应该是自然得体,色泽浑厚,形色多样,无一雷同的。

供石根艺,虽然在形态上,能体现观赏石“壁立当空,孤峙无依”的挺拔峻峭,纹理多皱,凹凸有致的“千山万壑”,孔洞相连,孔孔出洞,洞洞流泉的剔透玲珑,然而供石根艺与供石毕竟有“天人同创”与“浑然天成”之别。就色泽而言,很少有树根本色能像灵璧石的墨黑、雪白、黑色白章及其它供石色彩的饱和与丰富。因而给供石根艺着色,不仅看上去古朴高雅,而且象征着吉祥如意。为此,笔者经长期实践,摸索出一套红木色表现处理法,具有如供石因年代久远而产生的自然“包浆”的效果。

根与石同缘,根石与天地同缘,根石与爱它、痴迷它的人同缘。愿更多的人与根石同缘。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根盆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enpen.com/admin/102541.html

作者: 根盆网

盆景、根艺、根雕、木雕、奇石

大器天成

杨树枝被“嫁接”冒充春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