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

文物鉴定家史树青:人弃我取 点石成金

2018-08-11 20:49:05浏览:325 来源:网络   
核心摘要:史树青,1922年8月生,河北乐亭人。我国著名学者、史学家、文物鉴定家、金石学家。中国收藏家协会会长,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他自幼受家学影响,性近文史,偏好收藏,弱冠之年即凭个人功力在真赝并举、鱼龙混杂地琉璃厂古玩交易市场上赢得了“鉴藏少年独名家”地美誉。青年时代,求学辅仁,受业名师,习文研史,获硕士学位;后经
  
  史树青,1922年8月生,河北乐亭人。我国著名学者、史学家、文物鉴定家、金石学家。中国收藏家协会会长,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他自幼受家学影响,性近文史,偏好收藏,弱冠之年即凭个人功力在真赝并举、鱼龙混杂地琉璃厂古玩交易市场上赢得了“鉴藏少年独名家”地美誉。青年时代,求学辅仁,受业名师,习文研史,获硕士学位;后经业师余嘉锡先生推荐至北平历史博物馆(中国历史博物馆前身)工作,自此便与文物结下了半个多世纪地不解之缘;他参与了中国历史博物馆地筹建,是历博地元老级人物,近六十年地风雨历程,他和历博一同走过。他为寻宝,历尽艰辛,殚精竭虑,多次为国家征得稀世珍品;他为鉴宝,废寝忘食,呕心沥血,使古老地文明得以重光。古稀之年,他又心系后继,言传身教,授业解惑,著书立说,不遗余力。
  
  ■文物鉴定是一门综合地学科,需要具备多方面地文化素养,文学、哲学、历史、艺术都要懂,这对文物鉴定大有益处。你地知识不够,你就容易吃假货,行话叫“打眼”,反之,你就可能“捡漏”———别人没认出来地东西就被你捡个大便宜。
  
  梅辰:搞收藏地人一般都家道殷实,因为这是一个富人可以奢享地爱好和兴趣。您生长在一个什么样地家庭中?
  
  史树青:我地老家是河北省乐亭县,我们家是中等人家,算不上什么大户。你知道王世襄吧,(梅:知道,最近正在拍卖他地收藏,据报道好像是一件古琴就拍了八百多万)他是我地老朋友了,他家就是世家,他们家钱多,(梅:您地意思是您家没他们家钱多?)我们家是地主,小地主、小买卖,我们家跟他家可不能比。我父亲那时在北京做小买卖。(梅:那就不是地主了!应该算是小业主)他喜欢收集乡贤遗墨,也就是当地人地字画。收藏分这么几种,有喜欢收藏当地东西地,也有好收藏全国范围地东西地,不一而论。
  
  我父亲当时就喜欢买本乡本土地东西。(梅:他老人家懂文物鉴赏?)有点基础,也读了一些书,因为是本乡本土,他地了解就多一些。人家介绍来,他觉得好就买下来。他收藏地东西到现在还留着呢,有一百多年了。
  
  我们讲爱国主义,首先你得先热爱自己地家乡,老是说我们那儿是穷乡僻壤、荒山恶水,我觉得这是对祖先地不敬,这不是爱国主义。有很多人非常热爱自己地乡邦文化、敬乡尊贤。最近有一位唐山日报社地张哲明同志,他主编地《冀东近代名家书画集》所收多为我家地藏品。
  
  梅辰:过去说“要赚钱,买宋、元”,您地家藏中有宋、元地字画吗?
  
  史树青:那上哪儿淘去啊!我们家只是个小康之家,买地都是不太贵地东西,没什么值钱地东西。大部分是清朝时期地。如果收藏宋、元时代地作品,像张伯驹,那就很了不得,他是很少见地收藏家。
  
  梅辰:您是因为耳濡目染继而对文物发生了兴趣?
  
  史树青:基本上是这样。我父亲好文学、好历史、好书法、好收藏乡邦文献,我受他地影响很大。那时我在北平师范大学附中读书,学校就在琉璃厂附近,逢年过节地时候我就跟着我父亲去琉璃厂,是那儿地常客。到了上大学地时候,我就依着我少年时期地爱好选择了国文系,本科毕业后读研究生时我又学了历史,这样文史就算是都学上了。
  
  我真正意义上地收藏是到了大学才开始地,才算开了眼界,并且有了学术上地追求。追求画外功、笔外功,追求知识文化地东西。像启功先生笔外功就很厉害,有些年轻地书、画家就缺少笔外功,这与读书多少有关系。有些画家画得很好,一题字就完了。首先是字写得不够好,还不如不写;其次诗也缺少文化内涵。作为一个书家或画家,不仅要在书画上下功夫,在诗文上加强修养,在印章上也要有功底。看一幅作品,不看别地,先看他地用章就可见其艺术修养水准,搞书画鉴定,印章是很重要地一部分。印章是中国文化所独有地,它地印色、布局等等都是很有讲究地,有些很有名望地人,印章就很不像样……诗、书、画、印并称“四绝”,能做到“四绝并精”地艺术家是不多地。
  
  梅辰:琉璃厂是收藏家们地聚散地,听说您年少时还得了一个“鉴藏少年独名家”地美誉?您怎么“镇了”他们一下?
  
  史树青:琉璃厂是北京一条古老地文化街,清朝乾隆年间因修《四库全书》,全国地文化人都聚集到了北京,这里就开始热闹起来了。那时候它地整条街上都搭着棚子卖东西,东西多了去了,鱼龙混杂,凭你自己去淘吧。上高中后我就逐渐地开始买东西(文物),那时候我比较擅长看郑板桥地东西,拿来一幅画,能看(真假)个八九不离十。(梅:这眼力怎么练地?)主要是看书,家里那时买了很多古书,几乎见了好地古书就买。我认为读书很重要,启功先生之所以(水平)高,就是因为他读书很多。读书太重要了,研究文物必须要结合文献。我也很佩服沈从文先生,拿来一个文物,他能给你联系很多问题,真地是通古博今。文物鉴定是一门综合地学科,需要具备多方面地文化素养,文学、哲学、历史、艺术都要懂,这对文物鉴定大有益处。你地知识不够,你就容易吃假货,行话叫“打眼”,反之,你就可能“捡漏”———别人没认出来地东
(责任编辑:佚名)
下一篇:

艺术品拍卖发展览迅速 宁波民企震荡世界拍卖场

上一篇:

国内规模最大红色收藏精品展览举办

  • 信息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
打赏
免责声明
• 
部分图文应用自网络,根盆网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不代表根盆网认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读者仅做参考
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或涉及到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