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

画面上一个根雕茶几

2014-10-17 11:36:25浏览:407 来源:网络   
核心摘要:刘岚是我的兄长,也是我的好友。是我所结交的书画家里最年轻的一位。我敬重刘岚的为人、更喜欢他的画。他的画色彩总的来说保持一种凝重的色调,不事张扬,但却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力量在左右着你。就如同他的为人,亦如他做画时静谧的神态,他的目光凝视于一方,好像穿透到某一个世界。在他的视线背后,是另一个绚丽多姿的世界 认识刘岚大约是几年
  刘岚是我的兄长,也是我的好友。是我所结交的书画家里最年轻的一位。我敬重刘岚的为人、更喜欢他的画。他的画色彩总的来说保持一种凝重的色调,不事张扬,但却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力量在左右着你。就如同他的为人,亦如他做画时静谧的神态,他的目光凝视于一方,好像穿透到某一个世界。在他的视线背后,是另一个绚丽多姿的世界……
  认识刘岚大约是几年前的事情。我们居住在长安,尽管距离很近,但却不相识。直到另一个兄长、青年篆刻家张渭的引荐,我才在刘岚的画室见到他。
  记得当时他还没有搬家,画室同时还兼具了卧室的功能。我与张渭在他的画室饮茶,铁观音:茶具是极精致的紫砂,茶海是常见的纯竹制作而成,已经被茶水浸淫地愈加灵动起来。这叫我想起刘岚的一幅作品,日《茶已熟》。画面上一个根雕茶几,上列青花瓷壶,旁边几只茶杯中,茶色晶莹透亮,仿佛氤氲了一层热气……又有一盆疯长的水仙,与茶几茶器相得益彰。说是静物,却静中有动,旁边缀一溜小字“茶已熟、人正酣”,如此意境,使人联想到“花看半开,酒饮微醉”,茶还未饮,人先已醉!
  刘岚的画,不敢细品,愈品愈觉得韵味悠长,竟不能释手,如同品尝陈年刚开封的老酒,是极易上瘾的。
  这也难怪。刘岚属科班出身,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家里又有习字做画的传统。他幼时即喜诗文、好书篆。后来主要从事着中国花鸟画创作,但他的作品涉猎范围远远超过了花鸟。即使画花鸟,也不仅仅局限于某一个领域,空里飞的、水中游的、地上趴的……除此之外,山水、人物他照样精通。
  像《浅溪》《夏满》《天籁》这几幅作品,题材不同,但颜色极其凝重,有着金属的质感,仿佛画不是画在纸上,而是画在金属的板子上,且已经生了锈,有种锈钝的感觉。在《浅溪》这幅作品里,竖的条幅由上而下色调像沉淀下去一般,愈往下颜色愈加凝重,鱼的色彩每只绝不重复,红黑相间,即使黑色,也有深浅黑灰之分,几条鱼错落有致,动感十足!《夏满》《天籁》皆是画鹤,但背景却不同,分别是荷与芦苇。尤其《天籁》,接天的芦苇丛中,几只鹤神态端详、怡然自得。芦叶、芦花相互交错……天籁之音,恍若耳畔!
  看刘岚的画,只看名字,便很喜欢。诸如“快雪”、“天和”、“味禅”如此等等,你会觉得刘岚是个博学之人,而不是画匠。
  在《快雪》里,树干是极淡的墨,稍下却一笔重墨,大片的空白,黑与白之间相互映衬,单笔勾勒一只白鹤。不见雪,你却能感受到雪的存在,这是怎样一种意境和精神?!
  在绘画上,我懂得如何欣赏,却不长于作画。我觉得刘岚的画常常有种画外音,就像一些纪录片里那种厚重的、磁性十足的男低音在念旁白。有时我看这样的纪录片时,不是看纪录片本身,而是他的画外音吸引着我。刘岚的画也是这样,或许他一直在追求一种“画外音”,这,或许就是刘岚画的意境。
  做画写字,如练气功,或急或缓,皆能力透纸背。刘岚说,国画应该追求一种气感、气韵,一种中国的风度。我想大抵如此。
  
(责任编辑:佚名)
下一篇:

合肥:道路环境改善不过关 监理单位将撤换

上一篇:

浙江东阳木雕哪里有卖的?

  • 信息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
打赏
免责声明
• 
部分图文应用自网络,根盆网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不代表根盆网认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读者仅做参考
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或涉及到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